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艺术中心

文昌阁:红木家具销量增大 红木业或再唱“好声音”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新闻动态
文昌阁:红木家具销量增大 红木业或再唱“好声音”
红木行业迎来旺季,但受制于原材料短缺,名贵红木价格今年价格高涨,部分高端产品甚至价格翻番。记者从浙江义乌、东阳部分红木家具企业获悉,今年仍是红木家具的“大年”。但是,鉴于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(简称CITES公约)生效,高端红木大幅涨价,中低端产品因此走俏。部分企业和商户为此扩大生产、销售规模,以应对市场需求。

名贵红木稀缺致价格猛涨

“红木原料进口受限制,高端木料稀缺一直困扰企业。”杜先生是东阳横店一家大型红木企业的负责人,这两年红木行情比较好,但各类名贵红木原料的短缺,一方面致使企业拿不到原料影响生产,另一方面又致高档红木成品价格直线上升,影响销量和利润。

眼下已是红木行业的产销旺季,在义乌、东阳等地,各红木家具生产企业均开足马力备货、出货。不过,原料之困已非一朝一夕。

据了解,红木原材料价格与6月12日CITES公约生效关系密切。该公约将大红酸枝等7种木材列为濒危物种,被限制进口,导致大红酸枝进入中国市场的数量大幅度减少。为此,国内红木价格应声而涨,特别是各类名贵红木品种,价格更是突飞猛涨。杜先生的企业以中高档红木为主,他介绍,在中高档产品应用较广的老挝大红酸枝,60公分长小料价格从3、4万元一吨涨到8万元一吨,两米长大料价格更是达到了20多万元/吨。档次更高的印度小叶紫檀两米长的一等料价格,已从100多万元/吨涨到200多万/吨,价格翻番。

杜先生说,今年6、7月份起,老挝大红酸枝、缅甸花梨原材料涨幅在50%-100%之间,部分大料涨幅甚至超过100%。其他红木品类也有10%-20%的涨幅。原料涨价迅速波及到红木成品,红木家具、木雕工艺品价格均有较大涨幅。

中低端红木家具销量增大

与大红酸枝、小叶紫檀等中高端家具疯涨不同,一些未列入公约的中低端红木如大果紫檀、刺猬紫檀等红木家具价格仍保持稳定。一些求实用的消费者考虑到价格因素,故偏好中低端的红木家具。

“库存基本上卖得差不多了,手上在赶的货,均已经有买家。”东阳画水的红木商许先生称,现在中低端红木家具需求量比较大,如大果紫檀、巴西花梨、小叶红檀等材质的红木,今年都十分抢手。

记者走访东阳横店、南马、画水等地红木家具生产企业获悉,因名贵红木原材料取料受限,中高档红木家具产量有限,价格上涨,除红木收藏者外,普通消费者并不盲目追高,使得中低档产品需求量上升。

市面上,一套中端红木家具的价格在10万元左右。比如一套红木沙发,若取料为红酸枝红木沙发,价格需二三十万元一套。如果采用中低端的原材料,几万元就可以买到,大大激发了普通消费者的购买欲。

一些红木行业人士称,红木家具价格主要由红木原料和加工手艺决定。对于大红酸枝、小叶紫檀、黄花梨等品种,目前以收藏为主。价格在万元或数万元的红木家具多为中低端品种,价格也更实惠,较受市场刚需欢迎。

红木行业或再唱“好声音”

这几年,红木家具行业一年比一年好。对于今年的红木业,业内人士亦抱乐观态度。

今年“十一”国庆长假前,东阳花园村的花园红木家具城再次扩容,使得该市场总面积达23.6万平方米,拥有1000多家红木家具品牌专营店。这一消息,亦被业界认为是红木产业不断向好的印证。

在义乌、东阳等地,红木生产商们也在不断扩大规模,以迎合红木家具的市场需求。“主要有两大市场需求,一是收藏,二是实用。”杜先生说,两大需求支撑起了当下红木产业。从长远看,红木行业仍有望继续唱响“好声音”。

不过业界提醒,对于消费者来说,购买红木家具时,除需对材质本身严格审核外,更要对工艺严格把关。